公司公告

聚焦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

来源:http://www.amazise.com 责任编辑:k8.com 2018-10-21 18:12

  10月25日,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,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,降低创业成本,激发社会投资活力。内容包括取消有限责任公司最低注册资本3万元等限制,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度报告制度,经营场所登记由地方政府规定。

  继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推进公司注册资本登记制度改革后,广东省清远迅速行动,启动了商事登记改革改革。市政府常务会上通过了《清远市商事登记改革实施方案(修改稿)》、《清远市商事登记改革(修改稿)》等文件,根据该文件,除法律、法规另有规定外,取消有限责任公司、一人有限责任公司、股份有限公司最低注册资本的限制;不再限制公司设立时股东(发起人)的首次出资比例和交租出资的期限。公司实行资本不再作为工商登记事项。[详细]

  “创业者本身压力就很大,政府真正考虑到了我们这些小公司的难处,这次改革是送给我们创业者的大红包。”北京壹作形象创始人鲍义锋说。

  鲍义锋在2011年创办公司时,需要注册资金50万元,基础投入100多万元,他把自己所有的积蓄拿出来,还向亲朋好友筹借了一部分,跑了两个多月才把公司注册上。可接下来要办的手续还很多,因为自己分身乏术,无奈只好花钱找了一家中介公司来帮助办理,工商、税务、卫生、消防等一路关卡搞定才把营业执照办下来,为此多花了两万多元。鲍义锋的经历绝非个案。

  不过,今后的创业者可能会比鲍义锋轻松得多。这次改革明确放宽注册资本登记条件,除法律、法规另有规定外,取消有限责任公司最低注册资本3万元、一人有限责任公司最低注册资本10万元、股份有限公司最低注册资本500万元的限制;不再限制公司设立时股东(发起人)的首次出资比例和缴足出资的期限;公司实收资本不再作为工商登记事项等等。

  “年检就是检查公司的合规性,有些限制的东西完全没有必要。”CCTV证劵资讯频道执行总编辑兼首席新闻评论员钮文新认为,有些创业者因为投不起那么大的资,比如说要创办一家股份有限公司,需要500万的注册资金,我没有这么多钱,得和几个哥们儿一块儿干,每人拿出10万或8万出来就可以了,结果你非得检查它的合规性,非得要到年底弄成注册金500万元,那这500万元我只能造假,帮忙造假的中介公司也就应运而生。“以前好多中介公司专门吃中介费,这就是制度给市场留下的灰色空间,也是投机的空间。”

  有数据显示,90%以上的公司注册资本不实,许多公司是在注册之时借用他人资金,等到公司注册完毕之后再将资金撤出。对于这些情形,许多工商登记部门和公安机关是心知肚明,一般“不告不理”,让虚假出资、抽逃出资罪实际处于休眠状态。但是,一些地方侦查机关插手经济纠纷,查处所谓涉嫌合同诈骗、非法经营等罪时,当合同诈骗、非法经营的事实不足时,他们马上就查涉案公司或企业是否涉嫌虚假出资、抽逃出资罪,而这一罪名十个查八个准。环亚娱乐手机app对互联网金融产。许多人创办公司、企业之时,根本就没有足额注册资本,如此,虚假出资、抽逃出资罪就成了他们的“原罪”,也成为“选择性执法”的最好理由。

  “我们现在的房租和物业每年加起来就有150多万元,这还不包括员工工资,压力的确很大,所以希望政府制定的政策越来越简单,越来越规范,给我们创业者减负。”北京壹作形象创始人鲍义锋说,他和几个合伙人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投资了,虽然现在的房租、物业、水电和人工都在上涨,但是也同时看到了政策越来越好,对创业越来越有信心了。鲍义锋从当初创业只有两三个人的小店,到现在拥有两个几百平米的豪华店面。现在员工也增加了30多名,业务从发型形象设计,到能为大型演唱会做妆容服务,生意越做越好。

  “我们看到,这一届政府最棒的一个做法就是鼓励民间投资,不是用过去的那种方式拉动经济增长,那样的经济增长会使我们陷入很大的被动。”钮文新说,经济要呈现良性发展,最重要的是释放民间主动性经济增长活力,也意味着要消除投资壁垒。

  事实上,在市场经济发达的国家,例如美国,除了金融企业等特殊行业外,都没有要求注册资本的最低额。国内一些地方也在此前进行了试点,如青岛市今年制定相关改革方案,放宽企业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范围,对注册资本在500万元以下的有限公司,实行注册资本认缴登记制度,企业设立的首期出资零首付并无需提交验资报告。截至今年9月,青岛市各类市场主体达到54.9万户,同比增长4.3%;新登记个体工商户35.1万户,同比增长10.4%。对注册资本放宽要求,迸发的市场活力是极为可观的。

  或许在不久的将来,中国也会出现在车库中创业的乔布斯,在大学宿舍中创业的扎克伯格。

  放宽市场主体住所(经营场所)登记条件,由地方政府具体规定。解决了一部分创业者的实际困难。将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度报告制度,取消企业年检,权力之手再也不能以此来收费和折腾公司,节约了时间和费用成本。这对公司企业是实质性利好。

  创业“宽进严管”原则使得监管任务不是轻了而是更加重了。过去是彻底将其堵在门外,根本谈不上监管,是一种懒政思维。现在是先上车、后买票,这种事后监督不但复杂而且任务繁重。这对工商管理等监管部门的监管提出了更高要求,创新监管模式,适应新的体制机制是唯一出路。

  就目前我国的状况而言,除了注册资本这一市场进入门槛外,成立公司的这道门里还有许多障碍要跨越,例如限制办公地点、行业资质及税费。

  开一间公司,除了营业执照及财政、税务、统计登记证等各种证外,还需要办各种资质认定才能开始营业,生产证、从业资格证等。

  而在税费方面,以一般纳税人资格认定为例,现行做法是以注册资本金为衡量标准,即使有50万元的仍需3个月辅导期,更不用说在经营公司过程中所需缴纳的各种税费了。

  目前公司的办公地点限于商业用房与商住两用房,想在自家住宅甚至车库注册开公司是不可能的,即使本次改革明确放宽经营场所登记条件,但“由地方政府具体规定”一条已基本等于堵死后路——与房地产行业利益捆绑的地方政府,即使是现在都有一些城市规定办公地点只能在写字楼,以此强制推高写字楼需求,把办公地点的决定权交由他们手上,必然不会放走这个机会。

  取消了成立公司最低注册资本的限制,这或许意味着以前悬在无数民营企业家头上的三大罪—虚假出资、抽逃出资和虚报注册资本,就失去存在的基础。但另一方面,注册资本登记制度门槛大幅下降后,个人创办公司成本极低,注册资金要求极低,在目前不少公司信用缺乏、诈骗行为不断的现实背景下,企业经营或将面临新的挑战。

  立法机关和司法机关应当顺应改革的要求,适时修改法律,取消虚假出资、抽逃出资罪,让高悬于市场主体上的“原罪”消失。同时,对于目前正在侦查、起诉、审判的虚假出资、抽逃出资案件,司法机关应当适用“从旧兼从轻”的原则,尽可能减少处罚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将企业年检制度改为年度报告制度,并且“任何单位和个人均可查询”,也体现了政府对企业管理思路的改变。企业年检制度很大程度上有形式主义嫌疑,而改为年度报告制度则将减少不必要的人力物力。此外,本次改革还有一大亮点就是将大力推进企业诚信制度建设。这在五大改革中是制约性措施。因为改革的主题是放宽限制,降低企业成本,让企业受到更少的约束。这意味着中国企业将迎来利好环境,至少在管制方面将受到更少约束。

  以企业的角度来看,各行业的公司多了之后竞争加剧,有利市场化和企业良性发展,让市场主体具备与经营相称的实力,是提高了创业门槛,但取消注册资本金的限制,可能会导致交易的安全降低。以前看一个企业是否具有足够的实力进行合作时,可以将注册资本作为其中一项考量,但以后要寻找合作方连这些基本的外在考量都没有了,就很容易出现“10万元的注册金可以拿下3个亿的项目”的情况。

  舆论对于皮包公司大量产生以及债权人权益保障的担忧不无道理,但这并不能成为否定本次改革的理由,只说明这项改革的成功需要一系列配套措施提供保障。建立信息平台并加强信用制度的建设以及详细的处罚规条,是抑制皮包公司的最佳途径;同样地,以投资规模为公司评级远比不上净资产可靠。